燕白珏

时差党。沉迷基三/第五人格,all苍/策苍/杰佣/欺诈为主。一堆脑洞懒得写。有空挖挖坑

【杰佣】墓碑-2

杰克本以为,自己的人生会像杯中水。
平静毫无波澜,也枯燥无味。
但他从没想过,奈布是一枚裹满了颜料的石子儿,带着明亮的色彩投入水中,搅得水面一片混乱。却也美的不忍他消失。
时间越是推移,杰克就越是压制不住内心对于奈布的渴望。他想得到更多,贪得无厌想得到奈布的全部,让自己在奈布的世界里横行霸道。
但理智总是会在他做出疯狂举动之前,狠狠制止他。
杰克痛苦的咬住手腕皮肉,蜷缩在房间里。乌鸦在窗外嘶哑的叫着,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
终于,杰克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站起身。碧蓝色的眼镜逐渐变得深邃,好似所有的光都被吸进去,让人难探究竟。
“奈布,亲爱的,这怨不得我...这怨不得我...”

圣诞节这天,杰克和奈布好好装点了一番他们的房子。用圣诞树和各种各样可爱的装饰品填满这个空荡荡的屋子,壁炉烧的旺旺的,室内温暖的令人昏昏欲睡,零星蜡烛点缀在房间各处,一切都那么的温馨。
奈布笑着靠在门框上,看杰克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二人时不时眼神相交,杰克总是含着满眼笑意有条不紊的指示奈布打下手。奈布假装抱怨两句,却手脚不停的帮忙把刚烤好的火鸡端上桌。小小的桌面摆满了烤土豆,圣诞布丁以及各种沙拉,在幽幽烛火下显得更是诱人。
杰克从柜子里拎出两瓶红酒,手法熟练的开瓶,倒进醒酒器里。暗红色的酒液流动,芬芳气味逐渐蔓延开来,一看就价格不菲。杰克为奈布和自己各斟了一杯,在暧昧烛光中隔着餐桌对奈布遥遥举杯。
“圣诞快乐,奈布。”
奈布也照做,脸上满是过节的喜悦。
“圣诞快乐!杰克!”

今天烤的火鸡很棒,外酥里嫩,一口咬下去香的似乎能连同舌头一起吞下去。塞在鸡肚子里的各种调味品起了作用,使得火鸡的味儿不再单调,让奈布食欲大增,一口接着一口,酒也喝了不少,时不时停下来夸夸杰克手艺。杰克笑着看他狼吞虎咽,一面不动声色的给他添酒,自己倒是没喝多少。
酒过三巡,一抹淡淡的红晕悄然爬上奈布的脸颊,眼神都迷离了些。
杰克不动声色的观察对面人的情况,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借着倒酒的机会,将早已准备好的药物撒入奈布的酒杯中,笑着看他慢慢饮下。
果然,不出三个数。奈布已无法保持一贯的冷静,直觉在迷糊之间告诉他有问题,但他被药物麻痹的大脑无法正常运作,只能晕乎乎的靠在椅背上。上一秒还在遗憾着怕是不能和杰克好好过完这难得的节日了,下一秒,他所抱歉的那个人就已经站在他椅子边,温声安抚着他,将他带离椅子。
未吃完的晚餐被遗忘在桌上,跳动的火苗尽力温暖着它们,却只是徒劳。

奈布挂在杰克身上,身形消瘦的男人毫不费力的半托半扛的将这个毫无防备的雇佣兵带上楼,轻柔的放在奈布柔软的床上。醉酒的人捂着眼睛嘀咕,艰难的诉说自己此刻的燥热,虚伪的绅士垂下眼帘,贪婪的将这一切美景尽收眼底。
杰克深呼口气,松开快要将他勒的喘不过气的衣领,低头亲吻奈布殷红嘴唇。他的动作虔诚的仿佛在触碰什么绝世珍宝,小心翼翼却又满带着占有欲。
"在放你走之前...我想我需要得到一点甜头,哪怕不是你自愿给我的。“
”我亲爱的...奈布。“

之后便是无边春色,一夜无眠。
杰克抚摸着奈布温暖后颈,终于亲手将他最后一层伪装撕下,化为沉沦于自己欲望的恶魔。


——————————
自割腿肉第二弹,磨磨蹭蹭把存货整理了一下,下一更大概要很久,因为懒癌复发了。
照现在这个进度……不再来两篇大概写不完。哽咽

评论
热度(12)

© 燕白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