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白珏

时差党。沉迷基三/第五人格,all苍/策苍/杰佣/欺诈为主。一堆脑洞懒得写。有空挖挖坑

【杰佣】墓碑-1

奈布·萨贝达在战场上受了很严重的伤,虽然他一再坚持要留下来继续战斗,可长官执意要他休息,最好去伦敦见识见识大城市。奈布没辙,简单收拾收拾东西,坐着马车来到伦敦。
为了减少开销,用本就不多的积蓄在这儿生活下去,奈布托一位曾经的战友——库特·弗兰克,帮自己找个合租人,帮自己分担高昂的租金,自己则在战友家中短暂住下。经过几日的寻找,库特终于帮他找到一处便宜优质的住处,并当天带他去与合租人见面。
临开门前,奈布整理整理头发,希望自己能看起来整洁点儿,给未来的合租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站着位看起来养尊处优的年轻人。乌黑的发,苍白的面孔,仿佛永远散不去的阴沉冷郁,以及...一双看了就会陷进去的碧蓝双眼,奈布有些失神。
“嘿,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合租人,奈布。”库特简单介绍了一下,就打算让他们自己交流,转头匆匆回去忙自己的事。
奈布放下手中提箱,伸出手打算完成最基本的礼仪。“你好,我是奈布·萨贝达。你的合租人。”年轻男人点点头,并没有握手的意思,而是测过身示意他进门。
“就叫我杰克就好。”

合租非常愉快,这是一栋上下两层的小楼,最上面还有一个阁楼,奈布就在这里住下。杰克住在他楼下,从事着他的绘画事业,靠着卖画所得的微薄收入维持基本生活。虽然奈布总喊他“大画家”,但杰克每次总会无奈的摇摇头,说自己是个艺术家。
奈布分不清艺术家和大画家有什么区别,总是笑着和他打哈哈,胡乱混过去,再求着杰克早些去准备晚餐。奈布在战场上呆了太久,久到连怎么做出美味的食物都不会了,只能勉强做一些果腹的东西,保证自己不会饿死。然而杰克恰恰相反,他有绝对的耐心在厨房里呆上大半天,做出一桌精美的菜肴。
因此奈布总是塞着满嘴杰克做的美食,含糊不清的对他手艺赞不绝口。杰克永远是笑笑,然后在心里默默计划下一餐准备什么更符合奈布口味的食物。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的,不知不觉间,性格各异的二人早已合租了小半年。
在晴朗的日子里,杰克总是喜欢把他的画架搬到二楼窗边。
画,或者不画,取决于心情。但他的目光总是要追随着某个人的。
杰克倚在窗上低头看着,一头柔软棕发的奈布在阳光下仿佛在发光,他笑的温暖,和周遭美丽的女士们讨论有趣话题。杰克缩了缩肩膀,让自己更完美的融入阴影里。他不希望被奈布发现自己正像个变态一样盯着他,他害怕心中某个恶魔会冲破封锁线,然后将视野中那个人活生生吞下,半分皮肉也不剩。
奈布觉着似乎有一道视线在脑后若有若无的落在他身上,而当他抬头时,却什么人也没发现。二楼朝着他的窗框上静静放着一只白色的咖啡杯,柔柔的反着阳光,风一吹,杯子摇摇晃晃站立不稳,从楼上跌落。奈布条件反射伸手去接,却意料外的被兜头泼了一身冷咖啡。
杯子在地上摔了个稀碎。
一边的女士捂着嘴轻笑,奈布有些尴尬,胡乱抹了一把脸。和女士们告了别,就转身回家洗澡换衣服。
奈布心不在焉的推门进去,还没来得及上楼,就看见杰克背对着他,坐在一楼窗边对着画布涂涂抹抹。每一笔都十足用心,好似在描绘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这勾起了奈布的一丝好奇心。
极好的视力向来是奈布引以为傲的优点,他稍稍前倾身子,偏着头绕开杰克遮挡画面的消瘦身影。一副诡异的画作印入眼帘。
那是一片残肢碎骸,切割平整的断面没有流出任何一滴血。在这片狼籍之中,妇人被剖开了肚子,腹中却奇迹般的生出个太阳。金灿灿的,与周遭阴沉的坏境极为不符,却带给人异样的安详。
奈布还想看仔细点,可他刚向前迈出一步,杰克就已起身慢条斯理的盖上画布。奈布忽然心下一紧,噔噔噔几下跑上楼,仿佛在躲避什么可怕的东西。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杰克深深的盯着他的背影,碧蓝的眼眸似乎能将一切都吸进去。
末了,屋子里只留下一声轻轻的叹息。


————————
自割腿肉,不好吃。
只是为了填补好吃的脑洞………咳。
中短篇,再写个一两篇就没了。零零碎碎的东西都写出来了,就差把这些东西拼成完整的故事啦。

评论
热度(23)

© 燕白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