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白珏

时差党。沉迷基三/第五人格,all苍/策苍/杰佣/欺诈为主。一堆脑洞懒得写。有空挖挖坑

【喻叶】我永远爱你,即使你遥不可及

经过几番激烈的角逐,中国国家队终于将冠军奖杯捧走。苏黎世的舞台上,所有中国选手都喜极而泣,以自己的方式记录这历史性的一幕。叶修作为领队,笑吟吟的看着自家队员,眉眼里是藏不住的自豪。

回到首都的当晚,叶修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一家酒店。因为已经被联盟承包了,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豪华的装饰看得出冯主席为了庆祝这次的胜利也算是费了一番功夫。

黄少天和张佳乐揪着叶修试图给他灌酒。为了庆祝,工作人员特意准备了一些度数十分低的酒精饮料,五彩缤纷的很是好看。叶修架不住两人的“盛情款待”,硬是被灌下几杯。等两人笑嘻嘻地放开叶修,他已经觉得酒精在一点点麻痹他的大脑,让他无法冷静的踹开身边倆咋咋呼呼的二货。

喻文州也看够了好戏,一脸无奈地将叶领队带离“战场”。两人摇摇晃晃,终于抵达了露台。

夜风很凉,吹得叶修有些清醒了,但他的大脑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喻文州要用那么复杂的眼神看他。看了好久,久到他几乎认为过了一个世纪。露台一直很安静,仿佛和喧闹的大厅分割成了两个世界。

所以叹息声格外的明显。

叶修怔怔地喻文州叹了一口气,再十分自然地抱住了自己。但混沌的大脑已经不能支撑到让他听完喻文州的话,彻底昏睡之前,他隐约记得喻文州将抵在他的肩上,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话,又将一个小纸团放进他的口袋里。

他说:“为什么我总以为自己接近了你,但最后却发现一切都还是原来那样……”


等叶修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敲敲胀痛的脑袋,环顾四周。其他选手早就陆续搭乘飞机归队了,昨晚的热闹仿佛就是一个梦。叶修拎着行李往机场赶。

等他好不容易到了机场,才哭笑不得地想起自己本就在B市,不用坐飞机回H市。退役了,是要回家的。

叶修坐在机场大厅的椅子上,点了根烟,静静回味夺冠的那种喜悦。鬼使神差的,他想起了昨晚喻文州对他说的话,和塞给他的那个纸团。

他在口袋里一掏,果然掏出一个雪白的纸团,叶修顿了一下,展开纸团。纸团里只有一段英文:

I will love you forever,even though you're far away from me.

【我永远爱你,即使你遥不可及。】

火星渐渐吞没手中的烟,叶修手一抖,烟头落在了地上,被灼伤的地方带着微微的刺痛。

叶修低声笑了一下,轻骂一句:“这个心脏……”然后没有半点犹豫地买了一张机票。手指摩挲的地方,印着的是“G市”。


————————END————————————

久违的文艺了一把。

最开始想写这篇喻叶是因每次上英语课,听见老师念“even though”都会想到喻文州……然后就想到了文中那句话。

额,那句话是我乱写的,如果有语法错误的话请帮忙纠正……

本来想用那句逼格满满的英文当题目的,但是太长了,写不下!

其实这篇文章就是说打完比赛了,喻心脏打算告白了,叶修退役了,最后找喻心脏私奔了【不是】。


评论(5)
热度(47)

© 燕白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