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白珏

时差党。沉迷基三/第五人格,all苍/策苍/杰佣/欺诈为主。一堆脑洞懒得写。有空挖挖坑

【周叶】他们的故事(游客周×企鹅饲养员叶)

我去!我究竟在写个啥?!

这篇因为是大大点的文,所以修修改改改了 好多……好像偏离主题了……

手机艾特不了,大概圈一下:@暮鲤 (果灭,大大!这篇文一直拖着!)

大大其实点的是“ 海洋馆里企鹅馆工作人员 叶和游客周”,结果……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我写文都是漫无目的的,所以有时候前文和 后文的文风都会不太一样。

一直在纠结是甜还是虐,于是就写出了这篇 不伦不类的文章。

本来打算写短篇,结果爆字数了!5000+( 有生之年)

————————————————————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周泽楷有了这么一个习惯。 

每个周末坐一个小时动车,从S市到H市。

去一个名为荣耀水族馆的地方,准点出现在那儿的企鹅馆。 

大概是知道了前辈在这里上班的时候才开始的吧。 

周泽楷默默的想。 

周泽楷也不确定他对前辈的感情是否为爱情,因为他的前辈和他一样,是个男人。 

名叫叶修。 

之所以周泽楷叫叶修前辈,是因为从初中开始,他们就是同校生。

叶修作为学生会会长,自然是人人皆知,而周泽楷在当时只是一个长得比较好看的优等生罢了。

天生腼腆的性格令他不善言辞,能真正走进他生活的人并不多。叶修也是其中之一。 

他们本是毫不相干的两根平行线,各自走着自己的路。

可有一天,这种平衡被叶修打破了。 少年用变声期所特有的嗓音,向周泽楷发出了邀请,略显稚嫩的声音悄悄将两人的命运改写。

 “嘿!同学,我看你骨骼清秀,不如来我们学生会吧!” 

回家路上被拦下的周泽楷有些惊讶的看着叶修,似乎在思考对方说这话的原因。

鬼使神差的,他竟点了点头。

 “诶,不愧是我家妹子钦点的人!确实挺优秀的嘛!”

 回到学校,叶修动用会长的权利,将周泽楷的简历调了出来,一边看一边评价着。

原来你根本没了解过我啊……少年在内心默默吐槽着。

 “哦,就是话少了一点嘛。没事,来我们学生会,保证你的人气UPUP!”

 “喂喂喂!你那是在安利什么的语气啊!只是叫你加个人进来而已啊,废话那么多!用得着吗用得着吗?” 

“切,你懂啥?话痨。” 

“滚滚滚滚滚滚!” 

“卧槽(#゚Д゚)!叶神你别闹了啊!“

”少天,冷静。”

看着前辈们不顾形象的打打闹闹,周泽楷也忍不住弯了嘴角。轻轻的说了一句“好……” 

一切从这一刻开始。 

从那以后,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关注起了叶修。当叶修在身边时,周泽楷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追随着他。

叶修就像一个太阳,耀眼,却又不至于灼伤他人。不知不觉间,叶修的一举一动都好像印在了他的心中,挥之不去。 

少年心中种下了一颗不知名的种子,生根发芽,只是从未开花。 

直到毕业,和叶修相隔异地,那句话也一直没说出口。

然而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周泽楷知道了在意的前辈在H市工作,午饭也来不及吃,就匆匆买了一张通往H市的车票。 

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周泽楷觉得好像刚参加了一场马拉松,心脏都不是自己的了,几欲从喉咙里蹦出来。 

大概在那之后,周泽楷总是一到周五,就早早的买好周六下午的车票。

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叶修,一周的疲惫仿佛都没有了重量。 

荣耀水族馆有一大特点,大部分场馆可以让游客零距离接触动物,只需工作人员在一边就可以了。企鹅馆便是其中之一。 

周泽楷一进入企鹅馆,就隔着玻璃看见了心心念念的那人忙碌的背影,手上拎着一桶小鱼,身边是一圈嗷嗷待哺的帝企鹅。  

真像一家子呢……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脸上有点烧。 

好温馨,想站在他身边,陪着他……前辈什么时候能注意到我呢? 周泽楷注视着叶修,眼神温柔。 

远处的叶修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停下手头的工作,望向这边若有所思。 

周泽楷连忙转移视线,脸上更是烧得厉害。 

当视线又悠悠的飘回去时,似乎撇见对方嘴角勾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 

为了掩饰尴尬,周泽楷在另一位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穿上了指定的衣服。 

和几个游客一起进入了企鹅馆的内部,刚一接触内里的冷空气就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周泽楷吸着鼻子,偷偷看了叶修一眼,心想:前辈一直呆在里面不冷吗?不会感冒吧…… 张张嘴,还没将心中所想付诸于行动,就被小腿上一种莫名的力量打断了。 

低头一看,几只圆咕隆咚的帝企鹅正围在脚边,亲昵的蹭着他的小腿肚子。 

周泽楷愣了愣,慢慢蹲下身子,轻轻抚摸企鹅光亮的皮毛。正想着要不要去拿几条小鱼逗逗它们,就见一人拎了一桶肥美的鲜鱼,长腿一跨,跨进了“企鹅包围圈”。 

“来,小帅哥,拿点鱼喂企鹅呗!” 

“……嗯……” 

很久没有和叶修离得如此近,周泽楷本就不发达的语言细胞基本都死光了,停顿了好久才憋出一个字。 

“一个人来的吗?怎么不陪女朋友来?” 

“……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呢?我只要你就够了啊…… 

“诶!没有女朋友啊,啧啧啧,真可怜~好吧,虽然我也没有……” 

“……” 

“啊,那什么。我觉得你有点眼熟啊!你是不是经常来?” 

“嗯!”难道前辈有注意到我…… 

“嗯,那还真是感谢你对我们水族馆的支持啊!要不哪天请你吃饭?” 

“?!” 

“哈哈!开玩笑的,被一个不熟男人请客一定会很奇怪!” 

“……不会”周泽楷一边看着叶修照顾企鹅,一边轻声回答他。 

“诶,说真的。你来的这么频繁,是不是看上谁了?” 

“!没……没有……”被突然的这么一问,周泽楷有些心虚。 

他怕叶修知道他的感情,又怕叶修永远不会与他同行。 

时间过得越久,周泽楷对叶修的感情就越是醇厚。

他的爱就像一坛酒,还未献给所爱的人,酿酒的他就已经醉了。 

他怕有一天,他醉倒在这梦境里,而现实的世界中,他的身边没有叶修。 

“诶!诶!小哥,小哥!怎么突然就发起呆了?哎哟,都快掉到池子里去了!小心点。” 

被叶修猛地一拽,周泽楷从自己的世界里逃了出来。 

“嗯,不行,一直叫你小哥小哥的不方便啊。诶,你叫什么?” 

“周泽楷……” 

“啊!小周是吧!嗯,我记住了!” 

“……你呢?” 

“叫我叶修就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周泽楷就这么一直静静地陪着叶修聊天。 

周泽楷是一个十分完美的听众,话不多,不会插嘴,会在适时的时候说上一两句表示自己在认真听。 

两人一边说一边照顾身边那一群呆头呆脑的帝企鹅。有时候说到兴头上,声音大了点,周围的小东西也会跟着扑腾几下。这时,叶修总会笑着指着某一只企鹅说,嘿,小周你看,这只企鹅真像你! 

明明长得像孙翔…… 

周泽楷怎么看那只企鹅,都觉得他像那个精力旺盛的同事。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等到两人发觉时,已经到了闭馆时间。 

叶修静静地收拾好东西,突然开口“小周啊,你最近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

对于这个突然的问题,周泽楷愣了一下。 

“其实我啊,最近一直想来一次长途旅行。最好是环球旅行,到南极去,见见野生的帝企鹅。” 

“最近遇到了一些不顺心的事,一个朋友突然走了,想出去逛逛。但是啊,一个人去太无趣了……如果那家伙还在的话,就有人能陪我了。” 

“我……”能陪着你! 

“哎哟,小周啊,对你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啊。真是不好意思。” 

在周泽楷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叶修就打断了青年的话,似乎急切的想要逃避什么。 

青年看着叶修,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将眼神移向远处。 

因此,他并没有看见叶修晦暗不明的神色。 

那种好像将所有最纯粹的感情揉杂在一起的眼神,似在缅怀故人,又似什么也没有。 

结束这一切的,是一声轻笑。

“叶修哥!闭馆了,还不走么?天色不早了,赶快去吃饭吧!” 远处的少女俏皮的朝两人挥了挥手,甜美的声音搅开了粘稠的空气。 

叶修点了一根烟,云雾缭绕的,遮住了他的眼神。 

“嗯,马上来!诶,小周,一起去吃点东西吧!我请客。” 

“……不了……有事。”

青年遗憾的摇了摇头,抑制住心中的渴望。

“那我就先走了,再见啊小周!” “嗯,再见……” 

自那以后,两人的交集越来越多,周泽楷经常在企鹅馆等到叶修下班,再面对前辈的邀请仓皇逃走。 

两人的平淡交往一直持续了几个月,直到一次清明节前夕。 

那天周泽楷像以往一样准点来到了企鹅馆,正好迎面碰上了穿着便服朝外走的叶修,身边站着的是苏沐橙。 

周泽楷疑惑的看着叶修手里的花束。那是一束洁白的百合,花瓣上还缀着点点水珠。 

“啊,小周啊。抱歉,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现在我要和沐橙去扫墓,早点去人少。今天就不能陪你了,你改天再来吧!” 

看见青年瞬间变得失落的神色,叶修不知为何有种罪恶感。 

“额……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 

“嗯!” 

“……” 

大约半小时的车程就到了目的地,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小山丘。

山丘上有三三两两几块墓碑,没有一般墓地的凄凉,有的只是一种宁静。 

“怎么样,景色不错吧!当年为了那家伙可没少花我和沐橙的钱啊。”叶修的语气带着点怀念。 

“……嗯,很美,他会喜欢的。”虽然周泽楷并不知道叶修口中的‘那家伙’是谁,但他还是觉得那个长眠于此的人,此刻一定笑弯了眼。 

“那家伙啊……是个很厉害的人呢,做什么都很在行。不过后来他死了,死于一场车祸。” 

“啊,忘说了,他是苏沐橙的哥哥,亲哥哥。”看着身边沉默的女孩,叶修轻轻的开口。 

山野吹来一阵风,夹着青草的香味。周泽楷嘴唇微动,小声地说了什么,叶修没有听见。 

苏沐橙先离开了,叶修还是站在墓碑旁,又好像猛地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回头,示意周泽楷过去。 

青年想了想,迈着步子来到叶修身边。 

“其实啊,苏沐秋的直觉一直很准,就在他出事的前两天,他跟我说:叶修,如果我离开了,你就找个人依靠一下吧。” “当时他的表情很严肃,说真的,我被他吓了一跳。我说:什么啊,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他就对我笑,说,没什么,突然就想怎么说而已。” 

“后来我就没放在心上。” 

“直到他离开了我和沐橙。” 叶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 

“当时他其实提到过你,他说:诶,我看那个天天来我们水族馆的那个男的不错啊,我记得他好像是我们学弟吧。就是那个以前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那个,长得还挺好。他好像喜欢你诶,实在不行你就嫁给他呗!”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 

“那什么,其实我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对不起啊,小周,一直以来都没和你说。没有回应你,是怕误了你的前程,也是我没做好准备。” 

那一刻,周泽楷也不知道心里涌上来的是种什么感情,有恐惧,有气愤,也有一种不知所措。 

他一直都害怕着叶修在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时,就看清了自己对他的爱,那种想一直陪在他身边和他一同撑起一片天的爱。那种想狠狠占有他的爱。 

他怕叶修厌恶他,躲着他,抛弃他。 

而当叶修对他说出那番话时,除了恐惧和不知所措,剩下的大概只有被戏弄的愤怒。 

“……这算什么。”没有做好准备,那这几个月的时光算什么,今天的坦白又算什么。

如果我对你造成了困扰,那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如果你感到不适的话,那我就暂时离开你的生活,等你做好准备,我会以行动来证明,你是我的! 

“抱歉。” 

“等等,小周。我没有别的意思!诶,等等!” 

青年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不善言辞的他将所有的感情都映在了眼里。

然后转身就跑,带着那颗不再动摇的心,只留叶修一人站在原地。 

“诶,果然最怕行动派了……你说是不是啊,沐秋。” 

过后的几个星期,周泽楷都在为当时的毅然离去懊恼。 

应该说清楚的……万一前辈误解了怎么办…… 

可是…… 

想起自己可悲的交际技能,青年一脑袋栽在了办公桌上。 

啊,怎么办,好烦…… 

当时不应该那么冲动的,太糊涂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看吧,行动派终于尝到了恶果╮(╯_╰)╭ 

只是脑子一热,认为前辈只是在戏弄我,居然一点也不冷静的跑开了……啊,心塞…… 

平时酷帅狂霸屌的周总裁感受到了生活对他深深的恶意。 

几个月后,在内心打了无数个滚的周泽楷终于决定再去看看叶修。 

还没进门,就看见心心念念的前辈正拖着一个不大的旅行箱朝外走。边走边向身后的苏沐橙挥手,似乎是在道别。 

周泽楷有些心慌,立马加紧了脚步。 

叶修一回头就险些撞上人,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就看见许久不见的青年。不禁莞尔一笑。

“诶,小周啊!怎么这么久没来?”

“……和我,在一起!”

叶修并没有回答他,也没有露出诧异的表情。

“小周,你不好奇我为什么拖着行李箱么?”

青年点了点头,示意叶修继续说下去。

“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我想去环游世界么?现在我终于下定决心出去走走了,诶只可惜老板娘死都不肯我带走一只企鹅,这样的旅途该有多无聊啊~”

说罢,叶修的眼神状似无意的落在周泽楷身上。一边瞟一边唉声叹气,夸张到令青年的嘴角不住翘起。

“怎么样啊,小周。来做我的企鹅吧?包吃包住哦亲。”

霎那间,青年的眸子犹如夏日夜空般明亮灿烂。嘴角的弧度已经彻底抑制不住。

“好,我养你!”

见周泽楷不上自己的当,叶修有点遗憾的挑了挑眉毛,但也藏不住眉眼间的笑意。

“诶,小周的心也脏了啊!还等什么?走呗!”

“嗯。”

周泽楷愉快的点点头,走上前自然的接过叶修手中的行李。

两人的影子被阳光映在灰白色的水泥地上,十指扣握,全然不在意他人目光。

他们的故事,没有完结。

                                  -END-

评论(12)
热度(88)
  1. 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燕白珏 转载了此文字

© 燕白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