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白珏

时差党。沉迷基三/第五人格,all苍/策苍/杰佣/欺诈为主。一堆脑洞懒得写。有空挖挖坑

【all叶/夜君】帐号卡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一叶之秋第一次见到夜雨声烦是在荣耀表世界的擂台上。

精准的操作使得那剑客挥出一道道炫目的剑影,在空中交织成一张危险的网 ,向着猎物扑来。

可他的对手岂是能如此轻易的就能打败的呢?

只见战斗法师手中战矛一抖,却邪带着凌厉的斗气灵巧的架上了光剑冰雨。

两把武器在空中对撞,“当”的一声,轻巧又带着不可忽视的气势。

“嘿嘿!你还挺厉害的嘛等会儿里世界我们再PKPKPKPKPK怎么样啊诶你说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却邪在空中划出一道危险的弧线,君莫笑撇撇嘴。

真是个聒噪的剑客啊,名字取得真贴切。有耳塞么。。。

看着面前挥一下剑都要自带音效的帐号卡,内心吐槽着。

讲手中的战矛以更为蛮横的力道挥去,好像这样就能让对方闭嘴似的。

夜雨声烦一边配合着自家主人刷屏,一边默默打量着战斗法师。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他了,但是还是觉得对方犹如第一次见面那般惊艳。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强者气概,即使有些不服气,但又不得不承认。

一叶之秋是荣耀的大名人,几乎没有什么帐号卡没听过他的大名,大家都想着能和他打一场。

夜雨声烦在心中乐呵呵的笑着,看见没,我已经和他PK了好多场呢!你没有吗有吗有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嘭!”夜雨声烦再一次的被击飞了出去。

黄少天还缠着叶修再战三百回,哪知叶修干净利落的退出了竞技场,火速下线了。

开玩笑,再听那剑客的操作者说几句就要出现幻听了好么!

叶修翻了翻白眼,把帐号卡放进抽屉,回房睡觉去了。

可一叶之秋就没那么好运了,那边刚退出游戏,这边夜雨声烦就在里世界里找着他要PK了。

心好累啊。。。

一叶之秋一边逃跑一边在心里鄙视叶修不和自己共患难。

就这样,一个又一个美好的夏天过去了,荣耀依旧是那么的迷人可有些东西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悄然变化。

-[几年后]-

在荣耀里世界里传着这样一个说法:昔日的斗神一叶之秋转生了。

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传出来的,甚至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传出来的。没有人能证实。

也许他真的转生了,夜雨声烦想。

真无聊啊,没有可以练手的人了。

“呵,哥一走,你们都担心成这样啦。啧啧啧,哥真是罪孽深重的人啊~”

夜雨声烦楞在了原地,他甚至不敢回头去看看是不是记忆中那人的样子。

其实一叶之秋早在几个月之前就转生了,成为君莫笑后,就很少和以前的好友来往了,也很少关注嘉世了。

他知道嘉世的路是他们自己选的,他无权干预。

只是没想到会在嘉世的门口看见昔日好友夜雨声烦。

看夜雨声烦不敢转身的模样实在有些有趣,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来。

而此刻剑客却没有他那么轻松,好不容易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转过身去,却止不住手指的颤抖。就在要飚出一大堆文字泡淹死对方时突然哽住了。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从未见过的脸。

“靠靠靠靠靠靠靠你是谁啊是谁啊我去我又不认识你干嘛搞得我好像跟你很熟似的虽然本剑圣是很厉害很有亲和力那也没有你怎么搭讪的吧?!!!”

“呵呵,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烦呢。。。”

“去去去去去去谁烦了谁烦了!啊啊啊啊啊?有本事你就和我PKPKPKPK!敢不敢敢不敢!”

“行啊!那就开一局呗。”

“等等!你穿成这样到底是什么职业的啊!还拿着这么奇怪的武器!你逗我呢逗我呢逗我呢!”

君莫笑一挑眉,把千机伞戳在地上,顺势就靠在了伞上。懒懒的开口。

“呵呵,你猜?”

眼前的人和记忆中那个喜欢靠在战矛上的强大的斗神慢慢的重合了起来,夜雨声烦的心好像漏跳了一拍。

“我靠!你不会是散人吧!好土!”

走神的剑客意外的话少。

一个有着熟悉感的散人,熟悉的语气,熟悉的动作。。。

是他么?

小心翼翼,不敢面对心中的真实想法。

“算了,今天就这样吧。我要去表世界了,下次见面在比一场吧。”

花花绿绿的散人不等对方说些什么,提起手中奇特的武器就跑。

剑客放下无意识伸出的手,在心中默念着。

嗯,下次见。

-[几个月后]-

表世界已经进入深夜,而里世界却依旧热闹。

随着各种技能的音效,75级的Boss被一个花花绿绿的帐号卡拖来拖去。

在那一片绚烂中,散人时隐时现,穿梭于山岩之间。

可不知怎么的,君莫笑一个失误,节奏没掌握好,Boss进入血红状态。

眼看着武器就要砸到君莫笑身上了,突然一个身影冲来,用手中的光剑架住Boss。

“哎哟我说你就不能悠着点啊就算本剑圣就在附近你也不能这样啊居然退化到节奏都把握不好啦!啧啧啧!你还是快点退役吧!”

“呵呵,哥不就是刚刚看见某剑圣偷偷摸摸窝在草丛里偷看哥,忍不住恶寒了一下吗~”

“靠靠靠靠靠靠靠!你再这么玩我小心我把你丢掉怪堆里啊!”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剑客却以一种极其强硬的姿态守护在散人前方。即使知道对方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守护。

“哟!今儿我走什么运啊!居然能让剑圣大大当打手~那就一起呗!”

散人和剑客背对着背,好像没有什么能够冲散他们的配合,是那么的默契。

直到Boss倒下也没能伤他们分毫。二人配合的好像刚跳完一曲完美的双人舞,优美,富有节奏感。

一曲舞罢,剑客单膝跪下,虔诚的捧起散人完美的手,好像是捧起了什么珍贵的宝物。以骑士般的姿态献上了效忠之吻。

此生,我只效忠一人,只为一人而战!

终白首

-tbc-


憋了好久,终于吧烦烦写完了。。。orz。。。果然一到烦烦就爆字数呢,居然写了两千多字!

前段时间因为元旦节目停了好久,后来写的时候有点找不着感觉,写的乱七八糟的。

一直觉得烦烦和老叶的相处模式是那种不说我爱你,但一定效忠于你的那种。本来应该是各种嘴炮的,但后来越写越乱,干脆就这样了XD

突然发现居然一直没给小周发糖!下一篇试着写一枪穿云和君莫笑!

#真的每次发文都一堆废话呢#


评论(7)
热度(92)

© 燕白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