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白珏

时差党。沉迷基三/第五人格,all苍/策苍/杰佣/欺诈为主。一堆脑洞懒得写。有空挖挖坑

【杰佣】墓碑-4

  多年后,奈布终于受不了用军刀挥向曾经的同伴。他悄悄离开战场,远离硝烟。本想再回去看看,看看曾经和杰克一起生活的地方,却发现那间房子早已租给别人。年轻的恋人在窗口相拥,说着他们之间的情话。

奈布用所剩不多的积蓄另找了一住处,简单的安定下来。可是战争留给他的,不仅有满身伤痕,还有永远抹不去的后遗症。平静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他需要一些刺激来麻痹他的痛苦。当奈布在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后的某一天,他收到一封信,从一个恶名昭著的庄园寄来的邀请函。

邀请函上,用华丽花哨的字体写着一场游戏的邀约,庄园主承诺,这绝对是“平静生活”中的意想不到的“刺激”。

奈布迟疑片刻,将熨烫平整的邀请函轻...

【杰佣】墓碑-3

  不知过了多久,奈布捂着剧烈疼痛的脑袋幽幽转醒。浑身的酸疼令他险些从床上蹦起来,却又被男人的手臂重新摁回床上。奈布停了一两秒,迟钝的大脑终于重新开始运转。

  可当他理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荒唐事之后,恨不得自己立刻晕过去失忆,或者这只是一场噩梦。

“杰克?!你做了什么!”奈布几乎是夹着血嘶吼出声。

 “如你所见,奈布。我上了你,我们发生了关系。”

  杰克靠在床头,面上是一贯的优雅沉稳。仿佛干出那样荒唐出格的事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什么与他毫无干系的人。

  怒不可遏的奈布挥拳砸在杰克俊美的脸颊上,...

金纹式开心。
和自家白纹的截图,以及遇到的一个特别乖的奈布。

对不起,杰克和花嫁真的好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疯!我没有疯!

【欺诈组】噩梦

·因为是梦,所以什么都可能发生哦
·放心,只有糖
·克利切和瑟维还没有确认关系【所以是好友】

克利切觉得自己的意识沉浮在一片汪洋中,没有边际,也没有时间的概念。向上,向下看去,是一片单调的蓝色——和他那只完好的右眼,是一个颜色。

使不上劲,四肢软绵绵的接在躯干上,就这么悬在海水中。克利切偷偷探出舌尖去感受海水,是咸的,是苦的,难吃到险些逼出泪来。

好冷……。小小的声音在克利切脑海中响起。

等等,呼吸。为什么克利切不需要呼吸!

克利切在反应过来自己从清醒过来到现在一次呼吸也没有时,忽然感到巨大的水压压在胸口,令人窒息。他急切的挥动着双手,想要逃离这...

【杰佣】墓碑-2

杰克本以为,自己的人生会像杯中水。
平静毫无波澜,也枯燥无味。
但他从没想过,奈布是一枚裹满了颜料的石子儿,带着明亮的色彩投入水中,搅得水面一片混乱。却也美的不忍他消失。
时间越是推移,杰克就越是压制不住内心对于奈布的渴望。他想得到更多,贪得无厌想得到奈布的全部,让自己在奈布的世界里横行霸道。
但理智总是会在他做出疯狂举动之前,狠狠制止他。
杰克痛苦的咬住手腕皮肉,蜷缩在房间里。乌鸦在窗外嘶哑的叫着,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
终于,杰克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站起身。碧蓝色的眼镜逐渐变得深邃,好似所有的光都被吸进去,让人难探究竟。
“奈布,亲爱的,这怨不得我...这怨不得我...”...

【杰佣】墓碑-1

奈布·萨贝达在战场上受了很严重的伤,虽然他一再坚持要留下来继续战斗,可长官执意要他休息,最好去伦敦见识见识大城市。奈布没辙,简单收拾收拾东西,坐着马车来到伦敦。
为了减少开销,用本就不多的积蓄在这儿生活下去,奈布托一位曾经的战友——库特·弗兰克,帮自己找个合租人,帮自己分担高昂的租金,自己则在战友家中短暂住下。经过几日的寻找,库特终于帮他找到一处便宜优质的住处,并当天带他去与合租人见面。
临开门前,奈布整理整理头发,希望自己能看起来整洁点儿,给未来的合租人留下一个好印象。
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站着位看起来养尊处优的年轻人。乌黑的发,苍白的面孔,仿佛永远散不去的阴沉...

一个新坑,来自空间的脑洞。
我要开始漫长的码字了。

【策苍】养狼为患

养成,初期苍18策11。称呼表年龄。

军爷吧苍爹当养父,是因为想日他,苍爹把军爷当儿子,是因为不敢做背德如此的事。

双向暗恋。HE


苍云巡逻归来路上,听见隐隐有狼啸,忽远忽近,似乎带着点兴奋味儿。苍云很熟悉,这是狼群们寻着猎物的声儿。

本是不该管这样的事的,可是鬼使神差,苍云捏紧手中刀盾脚步一转走向狼啸声处。

远远看见几匹瘦骨嶙峋的野狼围着个什么,还在动,必定是个活物。待近了看,苍云心下一惊。是个比猴还瘦的小孩儿,手中拿着一柄粗制滥造的长枪,目光凶狠的盯着眼前狼群。

哦,这眼神看着也像一头小狼崽儿。苍云一边冲上去救人,一边默默在心中嘀咕。

苍云本就是同届新兵中翘楚,三两下...

1 / 5

© 燕白珏 | Powered by LOFTER